中邦比特幣挖礦,路在何方?

bitcoin86 2018-12-29 15:44:04 來源:比特幣資訊網
從2018年1月至今,很多加密數字貨幣的價格跌了70%-90%,通過挖礦得到的收益已經微乎其微。同時,每個礦池還要抽取1%-2%的“傭金”,礦場與礦場之間還有臭名昭著的網絡黑客攻擊(DDoS)等,面臨左右掣肘的生存環境

中邦比特幣挖礦,路在何方?
 

 
我邦礦池貢獻的算力環球第一。根據BTC.COM于2018年12月16日按月統計的數據,環球比特幣的算力已經降到了36.74EH/s。盡管幣市大跌,算力總體上持續下降,但相對于2018年年初的數據,算力上漲了近一倍。目前,環球知名的比特幣礦池數為17家,其中,中邦比特大陸旗下的礦池BTC.COM和螞蟻礦池AntPool,以及老牌礦池SlushPool排名前三,分別占18.3%、12.9%、11.6%的全網算力。
 

中邦比特幣挖礦,路在何方?
 
數據來源:BTC.COM
  
礦池進入集中壟斷階段,新建礦池舉步維艱。一方面,2018年11月16日,社區對加密數字貨幣比特幣現金(BCH)發展思路的分歧,導致了“去中心化”世界里的“中心化指揮”的算力大戰,礦池通過各自已有的算力,分割出BCHABC和BCHSV兩個不同的生態圈,彰顯了算力為王、中心壟斷的社區話語權。另一方面,小礦池發展緩慢,呈現舉步維艱的發展態勢。一是2018年11月6日,邦內首個、曾經最大的交易所BTCC旗下的“邦池”宣布,11月15日關閉挖礦服務器,11月30日起無限期停止運營礦池。二是,2018年3月30日上線的火幣礦池,依托火幣交易所提供的雄厚資金,目前全部算力也僅占全網的3.8%。

二、強監管的政策已經讓礦場紛紛“離場出海”
  
礦場和礦池的概念需要厘清。一臺最新的7nm螞蟻礦機S15可以提供27TH/s的算力,對于全網36.74EH/s的算力而言,能挖出比特幣的概率僅有142萬分之一。為了穩定挖礦產出、攤低風險,比特幣挖礦的礦工們(以下簡稱“礦工們”)抱團取暖,形成巨細不等的“礦場”,并加入礦池,通過算力整合獲取記賬權,按算力占比將記賬的獎勵進行分成。因此,盡管中邦礦池的算力貢獻環球第一,但是,全世界的礦場都可以通過標準協議(Stratum)接入中邦礦池進行獎勵分成。那么,礦場都在哪兒呢?
 

中邦比特幣挖礦,路在何方?
 
數據來源:MasteringBitcoin
  
一方面,邦家采取的強監管政策,迫使獲取比特幣獎勵的礦場/礦工只可場外交易。根據BitcoinEnergyConsumptionIndex公布的數據,比特幣挖礦的年耗電量約為29.05TWh,相當于環球耗電量的0.13%,超過了全世界159個邦家。邦家審慎對待挖礦產生的巨量用電,采取強監管的管控政策。根據財新網的報道,2018年1月19日,央行營業管理部支付結算處發布了一份名為《關于開展為非法虛擬貨幣交易提供支付服務自查整改工作的通知》的特急文件,邦內嚴禁各支付機構為虛擬貨幣交易提供服務,并采取有效措施防止支付通道用于虛擬貨幣交易。礦工們挖到的比特幣只可通過C2C的模式,走場外交易,無法通過傳統的金融監控系統進行管控。此外,據媒體報道,2018年11月5日,貴州和新疆的正規礦場被要求停電整改,接受稅務檢查和進行實名制的登記工作。另外,礦場還被要求簽署公安部門網絡信息安全工作的保障書,新疆的礦場9月份清理了兵團電。
  
我邦挖礦節點的數量和礦池算力并不匹配,強壓之下的“應急出海”是統計數據不準確的主要原因。根據BITNODES2018年12月16日的統計,環球比特幣挖礦節點為9605個,美邦2324個,占24.20%,德邦1842個,占19.18%,中邦排第五,461個,僅占4.80%。綜上所述,環球算力貢獻排名第一的中邦,僅有4.8%的礦機在中邦境內?!根據IP所屬地的分析,礦工普遍分布在北京、上海、廣州、溫州等一二線城市,與媒體報道的實際所在地,內蒙古、新疆等大相徑庭。例如,外媒QUARTZ、Coindesk、CoinTelegraph等對環球最大的礦場——位于內蒙古達拉特旗的比特大陸礦場進行了熱情報道和追捧。此外,為了備戰BCH“硬分叉”,2018年10月底開始,比特大陸旗下的螞蟻礦池密集約談了新疆各大礦場,加急部署了9萬臺S9型礦機。
 

中邦比特幣挖礦,路在何方?
 
數據來源:BITNODES
  
環球部署節點和VPN的使用,是基于IP地理信息統計不準確的根本原因。一方面,網絡連接的穩定性是礦場的生命線。因此,很多礦場都分散兵力,連接多個礦池,每個礦池也是環球布局,在美邦、歐洲構建接入點,形因素布環球的高速接入網絡,降低礦池的孤塊率、空塊率等,提升礦池的挖礦效率。另一方面,根據上文所述,為了躲避邦家的強監管政策,很多礦場礦池都使用虛擬專用網絡(VPN)連接美邦、歐洲的代理服務器,具有多個虛擬網絡,每個網絡連接不斷動態更換IP地址,防止邦家封殺。
三、左右掣肘的比特幣挖礦,路在何方?
  
眾所周知,從2018年1月至今,很多加密數字貨幣的價格跌了70%-90%,通過挖礦得到的收益已經微乎其微,還不夠“買電錢”,已經達到了礦機的“關機價格”。同時,每個礦池還要抽取1%-2%的“傭金”,礦場與礦場之間,還有臭名昭著的網絡黑客攻擊(DDoS)等,面臨左右掣肘的生存環境,未來中邦的比特幣礦工們怎么辦?答案:只可轉型升級。
 
 “革命派”的轉型方向:深研人工智能芯片。值得關注的是,2017年12月,比特大陸向臺積電下的10nm晶圓訂單已超華為海思。2018年,比特大陸成功推出了7nm芯片的螞蟻礦機S15和T15。此外,2017年第四季度,比特大陸推出第一代AI芯片——算豐BM1680;2018年10月17日,比特大陸正式發布了旗下第二代云端AI芯片算豐BM1682以及終端AI協處理器BM1880。同時,邦內另一個比特幣礦機制造商——嘉楠耘智,于2018年9月6日發布旗下第一代人工智能芯片勘智Kendryte(型號為K210)。從比特幣礦機轉型人工智能芯片,正是順應了人工智能的邦家戰略和行業發展趨勢。未來,區塊鏈和人工智能的結合,也是值得期待的融合創新領域。
  
“改良派”的轉型方向:加快“脫虛向實”的步伐。對于比特幣礦場而言,慎重考慮再投入產生的沉沒本錢。比特幣礦機使用兩次哈希(SHA256)算法來進行“挖礦”,普遍采用專用集成電路(ASIC)芯片的礦機,在轉型上,并不像圖像處理芯片(GPU)礦機那樣,可以轉至數據中心,以“GPU云服務”的模式賺取計算服務的“傭金”。因此,盡管礦機價格也下調了很多,需要慎重權衡再投資衍生的沉沒本錢。對于比特幣礦池而言,要加快“脫虛向實”的步伐。盡管礦池可以收取1%-2%,甚至更高的代理費而獲得可觀的收入,但是,這種盈利模式隨著幣價的大跌,也開始顯現日薄西山的疲態。同時,“看電視即挖礦”、“跑步即挖礦”、“挖礦即挖礦”等噱頭炒作,并未帶來實際盈利模式,仍然屬于一種積分分發的范疇,不是長期可持續的發展模式。
  
根據中邦信息通訊研究院發布的《區塊鏈白皮書(2018年)》,在政策、技術、市場的多重驅動下,區塊鏈技術正與實體經濟深度融合,對于探索共享經濟新模式、建設數字經濟產業生態、提升政府治理水平都有重要的意義。因此,從人才培養、集團孵化、技術研發、安全檢測等多個方面探索前行,填補產業生態空白,加快區塊鏈技術重構筆挺領域的商業模式和應用生態,在“價值互聯網”的藍海中超前布局,是礦池、礦場的運營者需要認真思考的重要命題

來源:財新網

轉載請注明來自比特幣挖礦(www.hbscits.com),本文標題:中邦比特幣挖礦,路在何方?

中邦比特幣挖礦,路在何方?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