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豐水期慘遭旱災:70%礦機空置,逐日蒸發2000萬

幣牛牛 2019-06-12 19:03:02 來源:www.coinbull.one

6月,整個礦圈都在等待一場雨,樂山,旱。涼山,旱。西山,旱。阿壩州,旱。木里縣,在求雨。甘孜州,重災區,本該4月底5月初從天而降的雨水,硬生生被老天憋了 1 個月,推遲至今,受缺水影響,比特幣礦工們陷入了惶恐。

業內公認的是,環球 70%比特幣產自中邦,而中邦 70% 礦場在四川,尤其在大渡河流域。每年 4~10 月是四川的豐水期,豐水期電價可低至每度兩毛,對比新疆、內蒙動輒三四毛的電費,吸引不少礦工動遷至四川、云南和貴州。

“水電本身就是靠天吃飯。”礦工楊昊霖向DeepFlow外示,5 月中旬他從新疆搬至四川甘孜州的 1 萬多臺礦機,如果在去年,這時候早已運轉 1 月有余,開始造富的轟鳴,而如今,只有不到 1000 臺啟動著。

在豐水期之前,礦工們都會猜想會遇到哪種坑,但猜中開頭沒猜中結局。有人說監管動向撲朔迷離、不確定性,有人說來自幣價行情搖擺不定、機位招不滿,但唯一都沒料到的是,最大的坑竟然會來自天上。

楊昊霖向 DeepFlow外示,目前四川境內大概有 70%礦機處于閑置中。這些礦機一朝全部啟動至少占全網算力 20%,每天能挖折合市價不低于 280 萬美元(約 2000 萬元)的比特幣。

這場豐水期之戰,還沒打響,就已啞火了一半,而對手是不可知更不可戰勝的——老天爺。

01、求雨儀式

太陽、太陽、太陽,連續幾天太陽,沒有水電站能受得了。

“老天爺,趕快搞場大雨吧。”這一個月來,比特幣礦工周彤最經常的一個動作是:抬頭看眼天空,再看看手機里的天氣預報軟件,嘴里嘟囔著對上天的謾罵與詛咒。

周彤得出的結論是“甘孜永遠局部下雨”,另一個結論是不要相信“沒卵球用”的天氣預報,這將導致他對客戶的連續失信。

“等著上機,一下說 4 月20 號,一下 25 又說 30 號,這樣的礦場屬低度,還是中度坑?” 4 月礦工白澤抱怨道。

有人安慰他:今年四川雨水少,水電站的發電量確實跟天氣密切相關。

受天氣影響,一大批礦機自4月底開始從新疆、內蒙等地運送至四川,無法開機。

楊昊霖向 DeepFlow外示,僅四川境內,大概有 70%礦機處于閑置中。這些礦機一朝全部啟動至少占全網算力 20%,每天能挖折合市價不低于 280 萬美元(約 2000 萬元)的比特幣。

造富的機器如今長期不定期停擺,沒有運轉的礦機,每秒都無形增加了沉沒本錢,礦工們只得望天長嘆,在朋友圈抱怨、自嘲。

當豐水期慘遭旱災:70%礦機空置,逐日蒸發2000萬

有人說帶著四川人民去尿尿

“今年豐水開局不利啊,該請羽士作法。”礦工家明苦樂,不止他一家,好多礦場悄悄減了負荷:“負荷都上不滿的,大渡河邊上會好點,今年最干的還是西山,有些減負荷直接腰斬一半。”

“豐水期的意思就是滿負荷跑,1萬臺機子,只有2000臺在跑算什么嘛?”家明估計,自己場地今年雨水會少30%,負荷隨之相應也會減少。

家明看著天,有種望洋興嘆的感覺,入行 3 年,經歷了數次山洪滑坡、停電1個人待山里等事件,他第一次發出了“面臨大自然人類好渺小”的感慨。

原本和客戶說好 5 月初可以上架,幾萬臺機器大老遠拖來擺好了,關運費花了上百萬,結果電遲遲不來,這能怪誰?是合同里提到的“不可抗拒因素”嗎?

在3月30日幣印礦池主辦的豐水動員會上,不少礦機位招商的說,保證4月底,最晚 5月底能通上電,托管電價 2 毛 2 左右。

而此刻,本該徹夜轟響的造富機器,依然沉默。擺在新建好礦場里的上百萬臺礦機,混著剛建好的水泥味,只得靜靜等待老天爺的安排。

礦工們無可奈何,只得向上天發起呼救。

有意思的是,求雨本來是一個流傳上千年的古老儀式,甚而會伴隨祭奠儀式,如今卻以另一種面貌,出現在現代最先進最前沿的區塊鏈技術里。

礦工們為了求雨,各展神通。

有人開起了抖音視頻里的玩樂,“武當王也,拜見張天師”,以此求雨。

還有礦工稱,微軟不是做了一個海底服務器,泡在恒溫海水里的,比特幣礦機是否可以借鑒?

還有礦工說,這是由于蕭敬騰不來開演唱會的原因。

02、被坑的新礦工

“我等這個電已經等了半個多月了,再不來,我也要去電站死守了。”一位找了水電托管的客戶外示,“你知道看著幣價上躥下跳卻無能為力的感覺嗎?”

5月中旬,成都市區天天下雨,山里反而沒有雨水。該客戶覺得被礦場騙了,結果親自下礦場去了一趟,發現原來真沒水。

當豐水期慘遭旱災:70%礦機空置,逐日蒸發2000萬

本來 6 月 1 日播的有雨,結果沒下,這場天災,被坑的都是新人。

5 月 15 日是周彤約定給客戶上機的最后時間,結果沒上成。

“好多貧水期就把機子搬過去了,停1個月了,這種行情下停了 1 個月損失好大。”楊昊霖向DeepFlow深流 外示。

機器大規模搬遷的時間集中在五月上旬。從比特幣算力可看出,5 月 2 日開始的半個月內,比特算力下跌超20%。這是機器集中搬遷的一個時間段,即“火電機器下架再去往豐水電的路上”。

當豐水期慘遭旱災:70%礦機空置,逐日蒸發2000萬

5 月 2 日開始的半個月內,比特算力下跌超20%

這些迫不足待涌入四川掘金的大多是礦圈新手。楊昊霖說,這些新手被天氣吭了。

原因有二:一是新礦工對選址不熟悉或者和電力局議價能力弱,選的大多是離大渡河較遠的水量不足的位置(早在 4 月29 日,瀘定和瀾滄江豐水),二是新礦工對天災缺少預判,照搬往年經驗(去年四川枯水期就來水了),早早把礦機搬到四川,讓礦機蒙受了至少1個月損失。

老礦工對此頗有經驗。

“(咱們)新疆內蒙機子沒動,因為情況不落實好前是不會動的,能晚一點就晚一點唄。”從業5年的老礦工周子健外示,“我要等確定后再搬,這邊有水了那邊不申報負荷了回撤就行了,這樣客戶沒承擔損失,我自己也太大壓力,很好做。”

此外,礦工圖森稱,這有可能是前期電價太低,新礦工選擇故意違約。

一邊,老天吭了新礦工,另一邊,新手吭了客戶。

“我之前一個客戶,沒有選擇來我這,去了價格很低的地方,結果現在都沒通電,準備回來找我,但我沒機位了”一位礦工外示,今年四川境內普遍水量不夠,礦場們都主動降了負荷,有人甚至直接砍掉一半。

不少客戶決定重新選擇礦場,但始終遭遇一個狼多吭少的問題,而且要付出機器二次搬遷本錢、時間本錢。

“花幾百上千萬,砸進去為了騙你15天預付款,不會那么傻。”一位礦工介紹,負責的礦場主一般會提出兩種解決方案,退錢撤走或者賠償算力繼續等。

“礦場不通電,很正常,不是每個礦工都講誠信,特別是那些新礦主。”該礦工稱,很多新礦工也不是不講誠信,只是經驗少,心里沒數,面臨這個變數很大的行業。

除了這些下場挖礦的人來說,那些云算力平臺頗受到波折。

今年開始做云算力比特小鹿在幣印峰會上提出豐水期套餐,2毛2的電價,讓現場很多礦工目瞪口呆,直呼競爭不過。

為什么比特小鹿有這么便宜的電價?有知情人士向 DeepFlow 外示,比特大陸在 2016 年在九龍溝談下 10 萬機位,每度裸電 6 分錢,比特小鹿可能用的是那里的電。而九龍溝今年也是干旱重災區。

比特小鹿是比特大陸旗下孵化的一家云算力平臺,今年正式進軍云算力挖礦平臺。

5 月 21日,比特小鹿官方人員外示:豐水期套餐目前停電時常態,等下個月可能會好轉。

“本來就5個月豐水,非得按6個月賣。”一位比特小鹿客戶抱怨稱。

無論礦場主、找礦機托管客戶還是云算力平臺,都因為本次干旱而深受打擊,而礦業中,有一種真正旱澇保收的職業:礦機銷售商。

03、算力戰還沒打響,一批礦工已倒下

“今年很奇怪,一邊礦場招商難,另一邊礦工找不到礦場。”楊昊霖稱,外邊沒招到商的場地還多得很。

礦工的優越感在近幾月已經蕩然無存。今年 4 月開始的這輪小牛市,不屬于搏命豐水期的新礦工,而是礦機倒賣者。

“現在挖礦明顯不如倒賣礦機和機位賺錢,倒賣礦機最賺,基本 0 風險。”周彤深深嘆氣。

一位去年入場的礦機銷售商外示,一臺S9礦機在上半年經歷了翻天覆地的變化,從700元到2600元,目前報價2070元。

本年新入場的礦工看到一片狼藉的礦場遲遲未動,就碰上坑位,看著別人飲酒吃肉,很難不留下陰影。

豐水期算力戰還沒正式打響,一批礦工已經倒下,甚而有礦工棄甲丟盔、清場退出,將半年時間建好的礦場折價拱手讓人。

3月30日,由幣印礦池峰會上,天天礦業創始人柴華曾外示,2019年豐水期將是礦工大洗牌。她預計,相比去年同期,四川省今年新增了 50 萬機位。

這50萬新增機位,多少會淪為炮灰?

04、算力戰序幕

豐水期算力站還未開始,但前線已經響起炮聲。

6月6日,比特幣算力顯示61.63 EH /s,已經超過了新高——2018年11月1日的60.4 EH /s。

算力的新高考驗礦圈每個人的神經,戰箭蓄勢待發。

戰事前夜,老礦工們紛紛回憶,其中一位外示,去年四川下了太久的雨,泥石流和發大水,他參與的兩個場地都停工,半年白干。這是經驗教訓。

對風險永葆敬畏之心,楊昊霖將此謹記心中。因為你永遠不知道,老天爺下的什么旗。這讓人不禁想到一句古話:“人類一思考,上帝就發樂。”

“做生意創業本來就是對你全方位考驗,你的個人能力、情商、智商,這些都是全方位的考驗。”周子健補充道,“要不咱們早就死掉了,還活到現在嗎?”

據保守估計,到 8 月份,比特幣算力提升30%是正常的。到當時又有多少存活的士兵。

業內公認的是,今年將是螞蟻礦機 S9 亮相的最后一年,如果幣價繼續上漲,螞蟻礦機 10 月即會被淘汰,如果維持不動,這是時間將是年底。

而今,時間進入 6 月,四川各地開始傳來通電的捷報。6 月 3 日,周一,有礦工傳來喜報,大渡河和瀘定基本全部通電。

在延遲了不知多少次之后,6 月 5 日晚,甘孜州的一個偏遠的山腳,天空終于飄起雨花,很多礦工預計,四川全境下雨時間會是15號。

端午節后,那時,成千上萬條水流會重新匯攏,上千年亦是如此。水將礦工的心一點點填滿,將山川里的藍棚礦場再次連接起來。而那時,豐水期算力大戰將正式拉開帷幕。

此次干旱,消磨了礦場主的耐心,耗盡一些礦工的信譽,也證明了誰是智者誰是勇士,但這一切,都只不過是算力戰的序章罷了。

轉載請注明來自比特幣挖礦(www.hbscits.com),本文標題:當豐水期慘遭旱災:70%礦機空置,逐日蒸發2000萬

當豐水期慘遭旱災:70%礦機空置,逐日蒸發2000萬
Top